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首  页     团队律师简介   法制新闻    业务流程    我的博客    执业范围    典型案件    好文推荐     咨询
 
 北京时间 2023年12月10日
 联系聂友峰主任
 
  
  手机:
  13307552939
 
 
 
  QQ:
  409928615
 
 
 
赵作海,聂树斌,佘祥林…够了!
 
添加时间:2010-5-24
浏览次数:901
 
作者:萧锐

    不想写,因为实在没什么可以再写的。日前披露的赵作海冤案,难道与几年前的佘祥林案,有一丁点区别吗?都是无辜者入狱(甚至屈死),度日如年,只有等到“被害者归来”才有机会、有可能让沉冤得雪,还要有多少公民用一生的时间来一次次为中国司法的不堪做一个又一个注脚呢?够了!真的够了!

赵作海,冤海靠什么到尽头?

59日上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赵作海一案的再审情况,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为一起错案。该院于58作出再审判决:撤销省高院复核裁定和商丘中院判决,宣告赵作海无罪并于昨日上午派人到监狱释放赵作海。河南省高院纪检组、监察室同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

而这一切,都是现在被“被害人归来”才得以证明无辜的赵作海,入狱11年后的事情。生活就像一场戏,但再自信的编剧恐怕也没有胆量在几年内频繁把“死人复活”的情节写入自己的作品,会被骂不努力的,是有些太假。但生活不需要编剧,它可以让同一个情节在不同人身上不停地重复,不管别人怎么评说。

11年时间,赵作海的狱中生活据说不错,不知道几年前媒体报道佘祥林案时,赵作海是否有机会看到。老在一些电视节目的宣传中看到监狱为服刑人员订阅了多少报纸和书籍,不知道这些报纸中是否会有佘祥林案、聂树斌案的丁点报道,可能没有吧。因为监狱是要定所谓“主流”报纸的,而“主流”的媒体除了开会就剩下讲话的,历来对真正主流人群正在关注的案子缺少关注。不要说身在狱中的赵作海,就是几十年每天都准时收看《新闻联播》的家父,在笔者跟其谈到这些案子时也都一头雾水——我们受众最多、覆盖面最广的媒体是不说这些的!!赵作海不知道佘祥林、聂树斌、郝金安,所以在狱中的十几年,他没有什么指望。

唯有等到“被害人归来”这个小概率事件在一个又一个个案中频频“显圣”,才让我们熟悉了那些名字。可是,“被害人归来”又何其小啊?有多少“健在的”被害人身在他乡而导致冤屈者沉冤无法得雪,又有多少在案卷里早已“被害”的所谓“被害人”是在他乡安详辞世,不知道,谁也不知道。赵作海是幸运的,佘祥林是幸运的,郝金安也是幸运的,他们的“被害人”回来了,他们的案子翻了过来。该庆祝吗?该,为了沉冤得雪的个案当事人;也不该,因为对于整个中国司法而言,没有任何值得庆祝的由头!

赵作海,冤案是怎么炼成的?

刑讯逼供,就这么简单。据有关方面说,当年被刑拘的赵作海,从1999510日至618日,一共做了9次有罪供述。笔者笑了,现在还把这玩意拿出来说什么?还要脸吗?一个多月时间,不要说9次有罪供述,就是90次,又有何难?看来当年的办案人员还是不够勤奋,要是足够勤奋,是应该有很多陈年积案都安到这次这个倒霉蛋身上的。还记得那个段子吗:

为了测试美国,中国香港,中国大陆三地警察的实力,联合国将三只兔子放在三个森林中,看三地警察谁先找出兔子。第一个森林前是美国警察,他们先花整整半天时间开会制定作战计划,严格分工,然后派特种部队快速进入森林进行地毯式搜索,结果开会耽搁了时间,兔子跑了,任务失败!!!!然后轮到香港警察,他们派了一百多号人和几十辆警车在森林外一字排开,由带头人用喇叭喊话:"兔子,兔子,你已经被包围了,快出来投降......"半天过去了,没动静.飞虎队进入森林,搜索一遍,没结果,任务失败!!!!最后是中国警察,只有四个,先打了一天麻将,黄昏时一人拿一警棍进入森林,没五分钟,听到森林里传来一阵动物的惨叫,中国警察一人抽着一根烟有说有笑的出来,后面拖着一只鼻青脸肿的熊,熊奄奄一息的说到:"不要再打了,我就是兔子......."

本科实习的时候有个平日很和善的同学被分在了学校所在城市的市局,两个月实习时间,除了抽烟品质直线飙升到“中华”之外,最大的变化就是有点“打人不眨眼”了。因为这是整个团队的大气候,小小实习警员能做的就是被这个大熔炉融化,唯一的区别只剩下融化的时间长短不同。刑讯逼供,这就是所有冤案最大、最直接的诱因。

还有那套办案程序、决策机构,以及公、检、法几家“兄弟情深”的办案单位,情深似海到足以让一个赵作海案成为铁案,当事人坠入冤海的地步。“兄弟单位”,这个词被中国人用的,够恶心的。从前几天曝光的重庆打黑主审法官日记中,我们也可以这种兄弟情深的痕迹。不细说了,没必要说,也懒得说。

纠结在“中国特色”里的冤案纠错

既然“被害人归来”这种小概率事件都发生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除了放人还能干什么?当然有!而且各地还有各地的特色。

聂树斌案,“被害人”没有归来,但“凶犯归来”,不仅归来,而且主动认罪。时至今天,河北省高院始终没有对案件进行彻底的纠正,据说“还在审查之中”。要脸吗?不要脸!

郝金安案,案子倒是翻了过来,但却是“省高院、省检察院联手纠错”的结果,“洗刷十年冤情”的功劳,成了案子翻过来之后各方争夺的下一个目标。要脸吗?不要脸!

这样看来,佘祥林和被称为“河南佘祥林”的赵作海是够走运的,毕竟不像聂树斌那样已经“伏法”,毕竟还有或多或少的国家赔偿可拿。赵作海唯一的特殊待遇是“被旅游”了。够紧张的,人出来了,当地各方面几乎同时被动员了起来,酿成赵作海冤案的办案人员不是不稳定因素,刚刚沉冤得雪的当事人倒成了需要县委书记陪同“旅游”的对象,需要紧张到“凌晨两点达成协议”的地步。当自由和生命被贴上价签,冤狱坐了11年,获赔人民币65万元。居然会有媒体说“自由有价”,呜呼!!

5月11日,商丘市政法委书记王建民和商丘中院的两位院长前来向赵振海道歉。王建民并不讳言“这是商丘政法部门的耻辱”,后者则保证“今后不办一起假案”。

向赵作海鞠躬后,他们留下共计1.5万慰问金。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赵作海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大官和干部,别人对他鞠躬,他也鞠躬。法院带来的记者问赵作海,你要感谢谁?他说感谢法院,感谢党。记者继续追问,还感谢谁,他一时僵住了。

他显然不能接受诸多急剧的变化,事实上他的命运如此清晰地掌握在法律手中。在人群散去之后,他躺在床上,嘟囔了几句,起身,又躺下,又起来,“为什么要感谢?我不感谢。”

赵作海是个“没有新鲜感的悲剧主角”:一个人被当成杀人犯,蒙冤入狱11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确实是个令人同情的悲剧。但是,比之于佘祥林的“杀妻”案,他的故事还不够惊艳;比起受惊吓程度,他的被判20年徒刑,比起孙万刚三次被判死刑,简直算是小巫了;甚至比身体受损伤程度,他的伤痛都不如杨志杰身上的终生残疾来得凶猛;而与聂树斌相比,那就简直没法言语了……

够了!

真的够了,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我们的不希望现在看来也就仅仅是不希望而已。能做什么?看多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的答案没办法乐观。有句话很流行,“今天,我们都是谁谁谁”,还真是!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体的,没有例外。这些事情,说不定哪天就会在我们身边再次不经任何改动赫然上演。唯一的区别在于,那个时候,我们可能当事人,可能是看客,也可能已经成为恶的一部分……

不想写了,赵作海案的内容,没有添加新的关键词,全部放在“佘祥林案”关键词下了,不是偷懒,而是知道这么按照个案来添加关键词,光“被害者归来”一项,就没完没了,起码现在看起来是没有终结的迹象。更多文章的链接也不想添加了,感兴趣的,可以点开关键词看看,可以看第一页,大部分已经是赵作海案的文章,后面几页就是佘祥林了。要是看分析和评论,看哪个案子其实都一样,只要把个案当事人的名字换一下就行。

菩萨保佑吧,自求多福。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友情链接:
  三亚房地产交易网  北京律师联盟  中国法院网  中国律师网  贺卫方博客   凯迪网络  中华聂网  三亚人才网  海口信息网
Copyright 2007-2021 聂友峰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琼ICP备13001803号-1 技术支持:海南法格律师事务所